戰“疫”實錄|非常時期的愛情:有人武漢相聚,有人分隔兩地

2020-04-01 10:33:05  阅读 410430 次 评论 0 条

每經記者 宋思艱 張虹蕾    每經編ɢ 文多    

往年2月14日前後,空氣中充滿甜蜜的氣息。在新冠肺炎疫情之下,今年此時,沒有甜蜜,多了幾許憂慮和壯懷激烈。

2月13日,四川省第七、第八批援湖北醫療隊啟程,從成都雙流機場飛赴武。

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注意到,這其中有醫生飛過去,將與先期抵達的妻子在武“團聚”;也有醫生飛過去,將與自己在成都的丈夫分隔兩地。

與此同時,廣州中山三院支援同濟醫院醫療隊隊員及其後方家屬,也在彼此通過文字傳情。

他與妻子在武“團聚”

在醫療隊飛赴武出發現場,有一位醫生將飛赴武和妻子“團聚”。他叫陳心足,是川大華西醫院副主任醫師、華西醫院宜賓醫院(醫聯體單位)副院長。他的妻子王瑞,2月7日作為川大華西醫院赴鄂青年突擊隊副隊長,已先期抵達武。

這一次去,陳心能見到自己的妻子嗎?他對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表示,妻子在武大學人民醫院,但他將要奔赴的“戰場”是華中科大附屬腫瘤醫院,他們在武也很難直接見。

然而,雖然難以直接見,他們也很開心。陳心足告訴記者,妻子“很高興呀,以前我在宜賓,她在成都,現在可以更近一點了”。

他們兩人早在春節前,就把一家老小送回了老家,“作好準備了,所以沒負擔”。他和妻子都是黨員,他1月底就提交了《請戰Ū,“召必至,戰必勝”。

川大華西醫院副主任醫師、華西醫院宜賓醫院(醫聯體單位)副院長陳心足

二人作為“雙職工”,現在雙雙到前線,對此他表示:武疫情牽動全國人民的心,他和妻子作為醫務工作者,不管什麼情況,都想到武去,“還有更多的同事都想去幫助武人民”。

如果說陳心足去了武將與妻子“隔空”團聚,那成都市第四人民醫院副主任醫師、心理û療師劉芳,去之後,就將與在成都的丈夫和孩子分隔兩地。

劉芳是成都首次派出支援湖北的精神衛生專家。此前,她已與同事值守心理熱線,對提出從“孩子宅在家,要吵要鬧要出去麼辦”,到“待在家裏,房租、店鋪怎麼辦”等各類問題的市民,進行了心理疏導。

對於浪漫的2月14日,她對記者表示:如果沒有疫情,她也許會和愛人、孩子在家做一頓燭光晚餐,“現在國家有這個事情、有這個需要,必須迎難而上!”

在這個“迎難而上”背後,是她的公公、婆婆已經到家來照顧孩子。她在同一醫院的丈夫還在發熱門診上班,但之後可能會被調整到發熱門診之外上班,“不能讓兩個人一起被隔離”。

劉表示,這一次去,不論輕重症患者、一線工作人員還是普通市民,都可以為他們提供心理疏導或幻ؠ。

因為劉芳提到了對新冠肺炎患者的心理幻ؠ,因此記者向她提出了一個問題:心理幻ؠ會進入危重症病人病房嗎?

劉芳答道:“在生死一線,如果喚起這個人的求生欲望,也許他就活了。因此,如果需要進病房,我肯定是服從國家安排。”

戰“疫”時刻,各ㆫ護精銳力量奔赴武,抗擊疫情。2月14日這天,無需回避“天涯地角有窮時,隻相思無盡處”的人情味。

已赴戰場的中山三院支援同濟醫院醫療隊隊員,也在和他們愛的人互訴衷Ū以下,就是醫護人員部分內容摘錄。

中山三院援助同濟醫院醫療隊員、護士展麗元寫給丈夫的信

致我親愛的老公和一雙可愛的女兒:

來到武第五天了,非Ů想念你們,我知道我拋下你們來到武您們很擔心,老公你要一個人照顧兩個女兒,很辛苦。

但是看著每天上的新冠肺炎感染人Ū死亡人數,著多少家庭因為新冠病毒而支離破碎,多少病人因為醫護人員不而得不到很好的û療,又有多少人承受著病毒的折磨同時感受著心理上的無助和絕望。作為一個護士的我又怎能安然在家裏看著元宵晚會,默默旁觀著這不斷上的數字。

所以元宵節那天收〚知我就報名了,作為一個在CCU工作十幾年的護士,我想在這場全球性的狙擊戰中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,去ィ個世界都在關注的城市,幫助那些急需要幫助的患者。

老公我知道你有很多擔心,你擔心我不知道去多久,你害怕我會感染,不知道前方的防護物資夠不夠,吃得好不好,住得怎麼樣,不知道女兒們開學的時候我能不能回來,不知道你要去上班的時候誰來照顧兩個女兒……

但是想到現在已經在武的那麼多醫護人員,他們也有家庭、也有孩子,也要對我們在對的問題,我覺得我們的問題都是小問題,現在全國都在擔憂著武人民,我們也不應該隻顧自己的小家,應該貢獻自己的微薄之力,為了大家,相信萬眾一心,眾誌成城必能迎來曙光。

中山三院援助同濟醫院醫療隊員、呼吸科與危重症醫學科吳燕珊致男友

明天,是2月14號情人節(作者寫這封信時是2月13日——編者注),是我們在一起過的第三個情人節,也是最特別的一個。因為新冠肺炎疫情,我們不得不分隔兩地,雖然如此,但我一點也不覺得遺憾,因為我覺得隻要我們的心在一起,每天都是情人節。

大年三十那天,我差點隨第一扻؆療隊出征武,最終名單沒有我的名字,心裏很是遺憾!後來我也Ů對你說起,若醫院還需要集結出征,我定不會再錯過機會!我這麼說是想告訴你我心裏堅定的信念,也給你一點心理準備。即便如此,在元宵佳節那晚,當我告知你我已報名馳援武的時候,你的第一句話就是“我舍不得”。對從不善於說甜言蜜語的你,我知道這四個字的份量有多重!我又何嚐舍得與你分開那麼久?但此時武人民更需要我,這裏的病人更需要我。所以隻能暫時放下兒女情長,我們來日斻ؕ,還有一輩子的時間可以共白頭!

你心裏一萬個不放心,可行動的支持一點也不落後,出征當天,你也是一早幫我準備一些物資,從佛山趕過來為我送行。你帶來沉甸甸的物資,都是你對我沉甸甸的愛。我開玩笑說,我可以順便減減肥再回來,你卻說“不準瘦,一點也不準瘦,必須給我原樣地回來!”哈哈哈,你還是一如既往的霷Ł呢。上車前,我們約定好,等我凱旋的時候,你一定要來接我回家。我看見你瞬間紅了眼眶。

你問我,來武會怕嗎?說實話,我一分鍾都沒有害怕過!因為我身後有家人,有愛人,有同事,有團隊,有醫院,有國家的支持,讓我深知我不是一個人在㬥!對我而言,不過是換了一個工作環境而已,那些病人,也隻暫時生病了而已,並不是什麼洪水猛Ū我堅信一切都會好起來的。偷偷告訴你呦,在我心中,你就是我的太陽,是我每天努力綻的方向。不論有什麼事,隻要心裏有你,有堅定的信念,就沒有什麼好怕的了!

嘿,親愛的,你每天都給我發一個紅包,說要一直發到我回去為止,我都收到了。跟你在一起那麼久,你都把我照顧得很好,不讓我洗衣做飯,不讓我提取重物,雖然現在你不在身邊,你也不用擔心,你的小寶貝長大了,會照顧好自己的!你也不能偷懶呦,我的爸媽就交給你照顧啦!等來年櫻花爛漫時,我們再回來,攜手漫步武粉紅色的大街!

對了,我可沒有忘記我們5月20號的約定呦。我等著我的蓋世英雄,踩著七彩祥雲來娶我回家。